第186章 lols10总决赛门票在哪里买

上一章
软件下载
返回目录
游戏官方版下载
下一章
手机版下载软件有哪些
加入书架
    日志指导
    
    
    “我,那个……我是准备……我想关门,不是想那个……”我看着她结结巴巴的解释道,心里有点担忧,毕竟不知道这少丨妇丨脾气如何,要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,她会不会在高启荣面前说我的坏话。

    我笑了一下,假装没听清楚,淡淡的问道:“美女,你说什么?”她几乎是趴在我肩膀,嘴唇贴着我的耳朵,道:“你手机号是多少呀,改天有时间一起聊聊好吗?”

    也许是红颜祸水,在家人庆贺我得了科状元那天,发生了一件影响我一生的大事。那天晚,在饭店吃了顿丰盛的酒席后,嘉琪姐去托运站拿包裹,我将酒喝多了的英阿姨和宋叔叔送回家后,骑自行车,赶去托运站接她。

    房间里面,夫妻二人的争吵愈演愈烈,我思索半晌,终究还是敲了敲门。嘉琪姐打开门看到我的时候,有些吃惊,俏脸倏地红了,神态也有些不自然。方正源却探过头来,认真的打量我两眼,才笑着道:“小泉啊,我说去车站接你,你非说不用,瞧,到现在才回来,之前岳母还打电话来问你呢。”

    嘉琪姐满头秀发披散在精致的俏脸,胸口那两只浑圆硕大的雪白玉兔,颤巍巍的压在办公桌,挣扎,隐约可以看到两道粉嫩的嫣红。李华军用身体正死死抵住嘉琪姐水蜜桃般挺翘的臀部,看样子是想霸王硬弓。

    经过办公走廊的时候,我站在主要领导干部的宣传栏找到了高启荣副局长的名字,照片的高副局长圆脸背头,颇有领导派头。

    “晓芬姐,你也才下班啊?”?我嘴甜的打着招呼。“是呀,小叶,你也这么晚才回去呀?”没想到在单位里冷冷的张晓芬居然微笑着回话,嘴角还扬起了一丝浅淡的笑容,这让我感觉好像一阵春风拂面一样,暖洋洋的。

    我毕恭毕敬的笑着点点头,道:“是的,高局。”高启荣拧开门,说道:“那好,进来吧。”我挽着高副局长的胳膊,小心翼翼的把他扶进办公室。这是一间足有三十多平米的豪华大办公室,里面还有一间小套间,估计是给副局长休息的。

    对于周围邻居那些靠死工资吃饭的家庭而言,老是向别人借钱,还拖着不还,会导致人家极大的反感,毕竟谁家的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。按英阿姨的说法,方正源最近找人借钱的频率是越来越高了,有的时候身没钱,十块八块也要,这不免让英阿姨极为气愤。

    方正源趁机发起了攻心战,斩钉截铁地道:“嘉琪,不管怎么样,话我已经都对你说了,你也好好想想吧,我觉得小泉人还不错,心地善良,嘴巴也挺严实,他应该不会和外人乱讲的。”宋嘉琪像是没听到他这话似得,表情呆滞的走到桌子旁,缓缓坐下……

    怒火霎那间涌心头,我左右一瞧,刚好看见门旁靠着一根抬货用的木棍,我抄起棍子,使出全身力气朝那家伙头、身一通疯狂的乱砸……

    我嗯了一声,抱着这具娇美的身子,心欢喜,双手在她光滑细嫩的后背摸来摸去,在温柔的游弋之,张晓芬的身子渐渐变得酥软下来。不知不觉,她的眸子静静地注视着我的脸颊,轻轻吹了一口兰气,咯咯地笑了起来。

    我有时候也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会对我大几岁的少丨妇丨感兴趣。唯一的解释,大概是因为嘉琪姐,那个在脑海一直萦绕的娇俏少丨妇丨形象,像鑫茂集团的穆婉兰,现在的芬姐,她们身那种熟透了的气质让我有点迷醉、无法自拔。

    “珠城我没去过呢,正源也不同意陪我去,一个人去,好像不太方便。”宋嘉琪咬着嘴唇,苦恼地道,漂亮女人也有很多烦恼,孤身一人去外地,很难保证安全。我清楚她的顾虑,笑着道:“那再等等吧,等我有了假期,陪你一起去,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    靠,干吗这样风.骚的看着我啊!莫非是没人满足她?这少丨妇丨的身材真叫个霸道,穿高跟鞋足有一米七的个儿,肉感十足的小蛮腰,加胸前一对沉甸甸的大白.兔,紧身牛仔裤将浑圆挺翘的臀部包裹的紧绷绷的,真是太诱.惑人了。

    靠,干吗这样风.骚的看着我啊!莫非是没人满足她?这少丨妇丨的身材真叫个霸道,穿高跟鞋足有一米七的个儿,肉感十足的小蛮腰,加胸前一对沉甸甸的大白.兔,紧身牛仔裤将浑圆挺翘的臀部包裹的紧绷绷的,真是太诱.惑人了。

    “嗯,晓芬姐在哪里住呀?”我笑呵呵的问她,眼角余光扫了一下她的领口,随着公交车的颠簸,被胸罩包裹着的一对玉兔软软的晃动,像熟透了的蜜桃似得,看的人有点心慌意乱起来。

    见这女孩步步紧逼,我实在装不下去了,轻笑着摇摇头,干脆的道:“一起聊聊?得了吧,想约炮直说是,我可不是这么随便的人。”我话还没说完,她的脸色立马晴转阴,“切!”了一声,道:“我看你随便起来不是人。”

    于是我反其道而行之,挖苦她道:“切,还泡你呢,你也不看看你,那地方平的跟飞机场一样,泡你哪里啊?”小美女一听急了,朝我翻了个白眼,气呼呼的道:“你……你个臭坏蛋,我,我哪里像飞机场啦?算没她们的大,过两年不能赶了呀。”

    而宋嘉琪又是个传统保守的女人,无法狠心抛却方正源,两人这样一拖再拖,这日子最终估计是有点玄。从英阿姨家出来时,我感觉有点烦躁,自从和女友分手后,我压抑了许久,今天看见那风.骚入骨的少丨妇丨后,内心欲.火被勾起,竟然有点蠢蠢欲动了,于是坐车去了青阳市最火爆的酒吧“黑夜精灵”,准备去那里排遣一下空虚。

    她此时正面临着一个重要选择,是继续经营下去,还是关门转让,这是一个极难的命题,之所以和我商量想去珠城试试,也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,心里其实还是没底。

    宋嘉琪点点头,眼波里满是温柔,笑盈盈地感慨道:“时间过的可真快,当初那个跟在我身后打转的小家伙,居然一下子长大了,都已经可以帮姐姐出谋划策了呢。”

    宋嘉琪粲然一笑,伸出纤巧白.嫩的小手,抹去眼角的泪痕,扬起俏脸,娇嗔地道:“你这小屁孩,倒会安慰人,经你这样一说,心里舒坦多了。”我凝视着她,低声道:“舒坦了好。”宋嘉琪轻抚秀发,迟疑着问道:“小泉,去珠城不知道能不能成功?”

    听到屋里面两人的对话,我大吃一惊,下意识的后退一步,旋即发出一声苦笑。这几年我假期回家,偶尔听见宋叔叔和英阿姨嘀咕,说方正源和宋嘉琪之间争吵最多的事情是孩子,其次是方正源逐渐有点嗜赌成性,这几乎成了两人最大的心病。

    我来劲儿了,揽着她背部的手慢慢滑向了她纤细的腰部,因为小美女被我架着,衣服朝挤在了一起,我很顺利的摸到了她那细嫩丝滑的肌肤,感觉像摸到了电源一样,一股麻酥酥的感觉,从指间登时传遍了全身。

    奥迪a6停了下来,这时我才发现驾驶员是个女人,看去三十多岁,柳眉杏眼,丰润微翘的粉唇,浑身散发出一种成熟少丨妇丨独有的妩媚气质。“怎么了?”

    我摇了摇头,方正源好赌,刚结婚时还懂得收敛,没有惹出太大的麻烦,但近期赌瘾却越来越大,脾气也愈发地暴躁起来,平日里极少回家,大部分时间都是泡在赌场里面。

    她是颇为传统的女人,对于‘借种’这样的事情,本身极为抵触,甚至,连想一下,都会觉得面红耳赤,羞愧难当。

    “晓芬姐,你也才下班啊?”?我嘴甜的打着招呼。“是呀,小叶,你也这么晚才回去呀?”没想到在单位里冷冷的张晓芬居然微笑着回话,嘴角还扬起了一丝浅淡的笑容,这让我感觉好像一阵春风拂面一样,暖洋洋的。

    我扶着有点摇摇晃晃的高局走到他办公室门前,他对着电话笑眯眯的说道:“那这么说,待会来我办公室啊,我等你。”高启荣挂了电话,手握住门把手的时候才斜眼望着我,闭了一下眼睛,让自己清醒了一下,有点醉呼呼的问:“小伙子,你是哪个部门的呀?”

    穆婉兰看着我,仿佛突然间看见了十多年前的初恋男友,在她怀孕后,却狠心甩了她的吴佳祥。我看穆婉兰的眼神好像不对,怎么凝了神、直勾勾的看着自己?靠,看的老子真是有点心慌意乱了,这女人不会是欲求不满吧?会不会扑来逆推啥的……

    见我进了屋子,宋建国把手一抬,招呼我坐下,满脸慈祥地问道:“小泉啊,最近怎么样,工作没什么压力吧?”我夹了一口菜,笑呵呵的道:“还行,刚班,暂时只是做些帮领导跑腿打杂的事情。”

    我愣了愣,知道问到了别人的痛处,赶忙呵呵傻笑几声,尴尬的说道:“呃……那个……晓芬姐,你晚怎么吃饭啊,要不我们一起吃个饭吧?”